不著魔境-即是佛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曉穎的故事

    一雙癡癡的眼睛,圓臉短髮,舉手投足顯得緩慢僵硬,像個小木偶。看起來,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。一問才知,這個小女孩已經二十二歲了,目前在遼寧大連殘障兒童學校讀書。這是一年多前的事了,那是當時師兄師姐們見到曉穎時的印象。十幾年來,曉穎的媽媽一臉愁雲,她已被這個病孩子拖得身心俱疲,備受折磨,大家聽到她嘴裏的敘述,知道了這孩子令人心疼的經歷。

    曉穎出生十一個月時,便被醫院確診為癲癇。其後雖不斷就診治療,但病情逐年發展惡化。十二歲時,又被醫院確診為顱內良性瘤體和精神障礙。小小年紀,被推進手術室,做了開顱手術。雖說外科手術挺成功,術後恢復也不錯,但曉穎眼睛看到的怪誕圖形,耳朵聽到的奇異聲音,卻越來越多,越來越強烈了。

    孩子被這圖形和聲音弄得越來越煩躁,性格也變得怪癖多變。歷年來,媽媽領著孩子走遍了國內各大醫院,可除了長期服用藥物控制,醫生們就再沒有別的辦法了。有朋友提議:去找大仙看看吧。媽媽托人找到一位民間遠近聞名的大仙,帶孩子去了。卻沒想到,大仙見了孩子打量一番,然後連連擺手:回去吧,這孩子的病我看不了,她身上的東西比我還厲害。

    為了這個病孩子,姥姥搬過來和她一起住,照顧她的衣食起居。孩子不犯病的時候挺懂事,會幫助老人幹點家務。可一旦犯病,就判若兩人。曾經有一次,她竟然揪著姥姥的頭髮往牆上撞。

    為了看住行為怪異的孩子,工作繁忙的爸爸有點時間就往家裏跑,曉穎對此很煩。一天爸爸在家時,忽然有人敲門,推門一看,是派出所的員警。驗明身份後,員警嘆了口氣,說出原委,剛接到你女兒報警,說家裏來了個流氓。弄得爸爸哭笑不得。就這樣,幾年來曉穎發病的次數越來越多,程度也越來越嚴重。多少次失蹤,又常被員警送回,已成了派出所的常客。數次跳樓自殺未遂,家裏的窗戶都加裝上了鐵欄杆。

    實在沒有辦法,媽媽領著孩子開始朝拜遠近各大寺院,期望能從廟裏的菩薩那裏找到靈丹妙藥。在一家寺院,善良的出家師父對媽媽說,讓孩子在這裏住下吧,跟我們靜修一段時間,也許會對孩子有好處。

    媽媽陪曉穎在寺院裏足足住了三個月。起初孩子還算平靜,但越到後來,孩子就越煩躁。掀翻供桌,砸碎器皿,出家師父被她打傷,自己還鬧著不活了,還想要跳樓。等她清醒過來,卻對自己做過的一切渾然不覺。媽媽只好跟出家師父道歉,領著女兒怏怏離去。

    萬般無奈,媽媽又領著孩子去找大仙。卻沒想到,這次找到的,恰巧是四年前,說自己看不了這孩子病的那個人。四年未見,此人相貌已變得難以相認。曉穎說,這人原來滿臉黑氣,目露凶光。現在卻臉色白晳光潤,滿目祥和。

    媽媽疑惑的問:大仙在嗎?你是不是她妹妹?

    大仙笑了,說:半年多前,我已皈依了如來正法。這孩子的病原來我救不了,是因為那時我沒遇到正法,現在要救這孩子,必須先讓這孩子聽聞如來正法,才能找到辦法。

    對佛法沒有多少瞭解的媽媽半信半疑,廟她也沒少跑,沒聽說過聽經聞法還可以治病的。但救孩子心切,她還是聽從了大仙的勸告,帶孩子和大仙一起,來到一位師姐設在家裏的壇城,足足聞了十天的法音。令媽媽感到十分驚喜的是,多少年來,孩子第一次在長達十天的時間內沒有發病。

    善良的師姐給媽媽詳細介紹,我們聽聞的法音,是 第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講的如來正法。我們所皈依的上師,是 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傳弟子-達楚尊者第二世 恒生仁波且。他是一位具備證德證量的大聖德,救生無數。好好讓孩子聞法,然後我再領你們娘倆皈依上師老人家,這孩子一定有救的。

    如同一隻迷航在夜海驚濤中的小船,一下子找到了遠處燈塔的光亮,媽媽從此到師姐家去聽經聞法,已成了生活當中的一件大事。這位師姐也細心呵護這對待她母女倆,提供讓娘倆隨時都可以聽聞法音的條件。說來也怪,曉穎從此真得越來越安靜了。

    法音帶裏偉大的  第三世多杰羌佛師爺那雄渾深厚的四川口音,深深吸引住了這孩子的心靈,特別是那盤《心動著境即是魔,隨緣分別則無定》的法音帶,曉穎怎麼聽也聽不夠。以往常常出現在眼前耳邊的圖形和聲音也漸漸沉寂了。

    孩子喜歡上了聞法,媽媽也漸漸聽出了門道。噢,佛法原來是這樣的,光燒香磕頭求神拜佛是沒用的,要自己修行,要三業相應。

    二零一一年陰曆七月十五,娘倆來到臺灣,虔誠皈依到大寶金剛上師 恒生仁波且座下,並參加了觀音加持法會。

    皈依時,曉穎跪在上師面前,像個從夢裏醒過來的孩子,懺悔自己過去的種種劣行。上師笑著,聽著。曉穎覺得,上師慈祥的目光如同一泓溫暖的春水,蕩滌著她的身心。媽媽含著淚,問上師:這孩子將來真能好嗎?上師說:別擔心,這孩子一定會好起來的。

    觀音加持法會上,曉穎用心感覺到了一副別人無法得見的圖景,上師從空中伸出一隻如琉璃般透明的、無比巨大的手,撫摸著每一位參加法會者的頭頂。

    曉穎真得好起來了。自從臺灣歸來,師兄師姐們看到,孩子大變樣了,臉上現出笑容,眼睛也變得活泛明亮有神。聽經聞法做功課越來越認真,還常常手腳靈巧地幫師姐們幹這幹那,懂事得讓人難以置信。

    媽媽說,孩子服的藥已經減量了,發病次數也在減少,煩躁不安也越來越輕。但還是有些不放心,怕病情反復。無量慈悲的老人家,破例讓她在一年當中第二度參加了在台灣舉行的觀音加持法會。這一次,爸爸也帶來了,看到女兒發生了變化,決定皈依了大寶金剛上師 恒生仁波且,並且參加了觀音加持法會,受用匪淺。無限感恩 金剛上師他老人家。

    法會結束,當分享個人感受時,曉穎竟然泛著淚光,由衷的喜悅感恩的說:這麼多年,家裏為我花了那麼多錢,爸媽遭了那麼多罪,我真的很難受。今天,我在這裏要說一句,我愛我爸,我愛我媽,我更愛我的家!

    曉穎至今再也沒有發過病。自從第二次法會歸來,曉穎又給自己加了碼,四加行中的磕大頭,一百零八個,一天也不少。聽聞法音,有地方搞不懂,就再聽幾遍,一定要搞懂。親眼目睹這孩子一年多來變化的師姐們,驚喜讚嘆,佛法真的不可思議, 上師的證德證量,讓弟子們心悅誠服。唯有三業相應,永續跟隨老人家學佛,才能得智慧、得解脫。

    媽媽考取了聞法上師,她幫媽媽結法緣,邀請親戚們過來聽聞法音。親戚們不以為然,佛法這玩意,真的有用嗎?誰說佛法沒有用?曉穎聽到的當下,一拍飯桌站了起來,你們都看見了,一年前我是個什麼樣子,現在我又是什麼樣子,沒有佛法,能有我今天嗎?活生生的事實就擺在面前,因此親戚們閉上了嘴巴。

  壇城聞法時,新來了一位有病的師姐,目光呆滯迷茫,一會兒說牆塌了一塊,一會兒又說屋裏有個什麼什麼東西。師兄師姐們一起開解這位有病的師姐,曉穎也摸過來拉著有病師姐的手,誰也沒想到,這孩子竟然說出這樣一句話:阿姨,別總想那些東西,不著魔境,即是佛境。

    皈依偉大的  金剛上師 恒生仁波且才一年,同時恭聞 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才一年,一個重病纏身二十年,剛滿二十三歲的小女孩,體會如此之深,讓長輩也為之汗顔!

    曉穎就像一株身心障礙的小樹,被移植到一塊沃土,沐浴著偉大慈悲的  達楚尊者第二世 恒生仁波且的恩澤!又抽出了嫩枝,披滿綠葉,祝福曉穎,明天會長成一棵參天大樹,弘揚如來正法!

    曉穎的全家無限感恩  大寶金剛上師 達楚尊者第二世恒生仁波且!
    感恩 第三世多杰羌佛!感恩無量眾生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慚愧弟子: 曉穎母親李香梅 口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曉穎父親許傑 口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曉穎 口述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海磊整理。

文章轉載自正法寶殿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高 的頭像
小高

正能量

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